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圳向全球手机之都奔跑他们要甩掉山寨名声

发布时间:2021-01-21 20:55:57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手机人,一个也许只能隶属于深圳城市特征的独特人群,在移动互联网、全球手机之都、2000亿产值等等光环中向我们走来。他们是深圳上百万手机产业大军的缩影。这个群体的思维模式、江湖阅历和价值观念,都和这座城市的产业趋向息息相关。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游走于政府和企业间的角色,他是来自深圳手机行业协会的秘书长回宏亮,这位在深圳各大经济领域都颇有斩获的人士在冥冥之中选择了手机作为他的夙愿,让深圳成为名正言顺的全球手机之都———他用协会人的角色为中国手机产业链传递价值。零售领域的深圳手机,同样刀光剑影。杨健,这个临危受命的年轻人成为最佳人选,扮演了深圳手机零售巨头协亨通信的“救赎者”,重拾业界零售版图的旧河山,业界由此拉开了首场资本大戏的序幕。带着“洋学历”学成回国的姚少杰,接手深圳最年轻的手机新品牌的全盘运营,他对于“品牌植入人心”的理念,让人们看到“深圳制造”的手机产业的坦途。在产业界之外,众多拥有丰富阅历和透彻理解的操盘高手也浮出水面,构成这幅“手机人画卷”中一个个不可或缺的元素。

在这个过程中,锲而不舍,是这些手机人的深圳梦的共性。他们让深圳这艘产业巨舰,在左冲右突中完成着从迷航到成熟的蜕变。

回宏亮

走进手机的圈子成为终极使命

在结缘手机前,回宏亮注定要经历一番风霜雪雨的洗礼。1990年初,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他来到深圳,担任深圳一家大型国有计算机企业报的主编,他自诩自己人生的第一个角色是媒体人。后来他转身变成销售计算机的“市场人”,成为这家计算机公司的一个贸易公司的销售冠军,从而一炮打红。

“刚来的时候觉得深圳就是圆梦的城市。”回宏亮说,如果非要说是什么梦,那时还不太清晰,当时流行的是“五子登科”(车子、房子、票子、妻子、孩子),其实无非就是将来有份成功的标志。深圳对他而言,已经很早给予他这些回报。

江湖阅历总是决定着人的价值趋向。离开了科班专业的回宏亮,后来为丰胸产品企业写了一句广告词“没什么大不了的”而被誉为深圳“广告三剑客”,并且因为那句话还当上了广告公司老总。不久后他辗转另一阵地,担任观澜湖高尔夫球会的公关部总监,负责承接老虎伍兹访华的中国挑战赛的赛事办公室主任,后来还创立了深商高尔夫俱乐部。让他颇为得意的还有“会展人”的身份。两年前,他在深圳商业联合会担任副秘书长,成功策划与执行了多个大型展会。

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的必然。从媒体人、市场人到广告人、高球人、会展人,回宏亮让自己在市场多个圈子充分磨砺,海陆空全方位整装齐备,走进手机的圈子则成为他的终极使命。

“今年深圳IT领袖峰会期间,我还没有想到做手机人。”他说,“峰会上马化腾、马云们谈到3G和手机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手机绝对是最重要的终端,我忽然意识到手机将实现作为现代城市人的大部分梦想:生活、资讯、商务平台。”他拿着一个刚刚研发出来的MID移动电话终端对记者说:“我最深刻感受是失去了手机将失去一切。我的梦想是手机可以启动汽车,做导航仪、钥匙,家庭监控,上网,当信用卡,一部手机可以取代一切。”

梦想虽美,但回归现实,深圳这个号称“手机之都”的城市在手机产业上依然存在很多残缺和遗憾。如果深圳不能成为真正的全球手机之都,那么上述梦想都将付之一炬。在回宏亮看来,手机本身是沟通的工具,在沟通过程中传递有价值的东西。而手机协会人的使命,同样是为中国手机产业链传递价值。既要做手机产业链的核心服务机构,也要做好政府管理扶持产业链的核心服务机构。

“我在深圳留下很多轨迹,但手机是我的新阵地,这是属于中国人的产业链。以前如果是牛刀小试,现在则是真刀真枪了。”他坦言,手机产业到今天位置非常不容易,还有很多挑战,首当其冲就是没有定价权和发言权。手机界参差不齐,有人可以为自己的利益,损失中国的定价权和话语权。这是可悲的事情。他对此高声疾呼:“我不希望再看到温州打火机被欧洲集体拒绝,说中国制造是不可靠的。现在已经有这个苗头,印度市场已经封杀了我们25个品牌。”

而对于业界非议颇多的山寨现象,回宏亮有自己的解读:其实产业界很多创意来自山寨市场,比如三卡三待、手机电视、手机投影仪这些概念其实最早来自华强北的山寨市场,山寨有它创新的部分,我觉得它是一个中性词。

在他看来,深圳正在朝着全球手机之都的路奔跑,深圳从单纯的手机制造之都上升为真正意义的手机之都尚需时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还没有修成正果,但深圳并没有竞争者。出于这个理念,他最近筹备一个手机文化节,让走向全球手机之都的深圳人了解手机文化和行业未来。

个人梦·狂想

在深圳“孵育”一个诺基亚

在回宏亮的信条中,未来2-3年,“作为全球公认的手机制造之都和创意之都”,深圳手机界在政府部门以及他所在的协会的“孵育”下,会出现像“诺基亚、三星、LG”一样在全球叫得响的手机品牌。不过,他也认为,关键是政府要大力扶持手机产业,刻意扶持重点品牌,减少审批程序,加快市场推进效率。这样,深圳必然成为全球手机之都。

杨健

临危受命,扮演深圳手机零售巨头的“救赎者”

自诩为“做机的人”,杨健在手机行业摸爬滚打8年的时间让他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成熟些。

他所存在的第一要义,似乎是要完成深圳手机零售领域的一番“救赎”。攻读电子技术应用的他,一出校园大门便进入手机的红海。杨健说,毕业后在北京派普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重庆和深圳分公司做总经理,业绩都是前三名。杨健说,2005年左右,他带领的团队代理一款三星滑盖手机销售非常火爆,上柜率非常高。除了零售店外,还增设了运营商渠道团队,光在营业厅就派发了30多个促销员,单款产品在深圳运营商的体系内销售量第一,而他的团队在半年时间内卖了50000多台,此举也奠定了他在手机江湖的位置。

风云突变。去年,老牌连锁商协亨手机被杨健所在的母公司以1.7亿元的价格全部收购。深圳一直是协亨的桥头堡,最辉煌时期在深圳近百家门店的规模为其整体销售贡献颇大。协亨在深圳起落沉浮的数年,也恰好是深圳通信零售行业兴衰成败的见证。这番变局后,这个在江湖颇受争议的品牌终于江山易主,曾经老二的位置早已被远远抛弃了。

临危受命,杨健成为最佳人选。在业界看来,他对这一行很了解,这也是有机会掌舵协亨深圳整体业务的最终原因。那么,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杨健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个时候,重装、实验、上市……无数的眼光向他投来。如何塑造新协亨,让一个濒临消失的老品牌在深圳获得重生,杨健制定了一系列组合拳。按照规划,把原有门店升级改造、重装,提升内部形象。斩断短期利润率回报比较高,但本身产品系列不是很长,售后跟不上的国产小品牌,调整后实施大品牌战略,诺基亚、三星、索爱、夏普达到六成。不仅如此,协亨在变脸后第一家“试验性”门店,杨健操刀率先在深圳华强北开出。很快,协亨还宣布在当年底与母公司“打包”进军纳斯达克,要上演手机零售业的首场资本大戏。

在某种意义上,杨健就像一个局外人,“我经历从2002年开始手机整体分销和零售渠道变革的关键时期,随后国产手机的风起云涌,到2005年开始全面衰落,再到零售商渠道的大规模扁平化模式。现在,进入手机运营商渠道、家电连锁和全国手机专业三大渠道。每一个重要变革我都经历了。”

不过,他也无法置身事外,因为自己目睹了一个企业衰落到崛起再到整体上市的历程。上市公司严谨规范的管理体制,也为他打理新企业注入了全新的思考模式。

个人梦·狂想

重拾深圳手机零售业旧河山

杨健说,在他操盘下的深圳协亨,基本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虽然门店开店数量还没有达到预期,但是经营和内部管理基本调整完成,90%门店也完成调整。现在基本排名在第四、第五名,距离当初的辉煌还有点距离。杨健最大的期望是用两年时间,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企业带到深圳行业里面综合实力数一数二的水准。

李灏

手机操盘经验是他最大的无形资产

似乎没有光环般的头衔,但是李灏对业界的透彻理解和操盘经验则是他个人最大的无形资产和品牌价值。

李灏也记不清自己这份对手机的忠诚来源自什么时候的启蒙。他在这个海洋上跌宕起伏,却始终没有游离开去。多年前因为和合伙人闹矛盾,他发誓再也不踏入这个领地。在家里休养三个月后,他的直觉神经依然引领着他义无反顾走了回头路,而且再也没有中断过。他说,一个男人最大的积蓄不是银行卡里有多少存款,而是他在一个行业里有多少积累和建树。后者在适当的时机,会发挥比前者十倍甚至数十倍的放大效应。因此,他十分珍惜自己在手机行业走过的每一个轨迹。“我自己做过代理商,也卖过手机,下过连锁零售店,在行业协会待过,在厂家也待了很多年,现在是操盘手。”李灏说,从生产、销售到渠道再到终端零售都从事过,对这个行业的理解会更透彻。

现在,李灏正是深圳某个本土手机品牌的操盘手。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山寨手机。“大家有各自的生存原则,但是一个行业首先要的是健康。”在他看来,山寨是高仿、三码五码的综合体,还有一些SP分成陷阱,手机可能只赚5块钱,但是植入SP后也许可以赚上百元。“华强北可能有1万家企业在做手机,但是工商登记的也许只有十分之一。说明这个行业太混乱了。今天在这个楼,明天在那个楼,晃来晃去,玩一下就走了。这种公司危害很大。”他认为,这类现象对于深圳的手机行业不仅抹黑而且有很大冲击,政府经常喊严打,但更多是在于引导。

个人梦·狂想

给自己三年时间

成为这个手机行业成功操盘手是李灏的最大梦想。他说,以三年为限,希望让手头上现有的三流品牌或不知名的品牌挤入国内一线品牌的队列。

姚少杰

用西方理念培育“深圳制造”

拿着加拿大WesternUni-versity市场营销专业硕士的洋学历来操作“深圳制造”的手机,会是怎样的感觉?姚少杰说,回国的时候正是“山寨严打风暴”席卷的时候,当时很有抵触心理,觉得做手机名声不太好。不过,在切身体验了一段时间国产手机后,发现手机界缺的是把品牌千锤百炼的那份坚毅和信念,因此他横下了趟这滩“浑水”的心。

“其实我读大学的时候非常希望做一个品牌。因为你卖的不是硬件值的多少钱,而是品牌的附加值和服务值多少钱。这才是最美妙的感觉。”姚少杰说,“不过,对一个消费者来说,你如果让他们说国内品牌的话,可能五个手指都数不出来,更不用说二线品牌了。这种尴尬在其他行业是比较少见的,说明他们的行业竞争更加激烈。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留给我们国产的蓝海还是很大。”

实际上,从2007年牌照逐步放开后,深圳前赴后继涌现一大批不太被注视的手机新军:欧信、友利通、港利通、新中桥、国宏、高新奇……姚少杰在今年初“傍”上任达华后,让他旗下的铠基通信成为深圳手机军团中最年轻的成员。

“我一直觉得,如果能真正做出好品牌,使更多人群受益,是自主品牌的共同愿望。”姚少杰告诉记者,现在深圳还是洋品牌的天下,如果你到二、三线市场,你会看到洋品牌没有那么强势了。当有一天老百姓买手机的时候不会首先想到诺基亚、三星而是国产品牌,这应该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核心价值吧。

找任达华代言也是他今年的一步要棋。在他看来,通过一个代言人打动消费者的可能性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电子行业不像快速消费品,做可乐的今年卖酷,明年卖爽,电子产品不行。顾客有忠诚度。你可以通过明星的形象告诉消费者你在卖什么,但最终结果还是要看你的产品,而不是靠明星的脸。现在大家习惯说某明星代言了某品牌手机,我们希望扭转过来,某品牌找某明星代言。”

洋学历的背景让他在企业管理上有些另类。他学习西方企业的一些理念,提倡效率而不是工作时间:“我希望大家不加班。大家在最高效率的时间完成事情,提早完成可以提早下班,不受拘束。”

不过,困惑也时常袭来。他坦言自己并不认为现在的手机是高科技的东西,因为源头的芯片几乎都不在国产品牌手里,希望从整个大环境能有改变。他还认为,外界有些偏见,似乎认为国产手

率土之滨手游

我主封神果盘版

魔天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