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海南豇豆事件调查高毒农药仍有销售鸟尾花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9:36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高毒农药海南仍有销售问题豇豆毒源难除

1月25日至2月5日,武汉市农业局在抽检中发现来自海南省英洲镇和崖城镇的5个豇豆样品水胺硫磷农药残留超标,消息一出,全国震惊。近日,全国各地加大对海南豇豆的检测力度,又有多个地市发现海南豇豆残留高毒禁用农药。海南各级农业主管部门为此展开专项调查,至今尚未发现违规销售高毒农药案例,但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水胺硫磷、甲胺磷等高毒农药在海南仍有销售。

9元钱买到禁售农药

海南省乐东县也是豇豆主产区,种植面积共有7万亩左右。在乐东县冲坡镇抱旺村的豆角产地,在一段不到100米的田头,记者就拣到多个高毒农药的空瓶,其中包括甲胺磷和水胺硫磷。早在2004年,海南省就已经明确立法禁止这两类高毒农药在省内销售和使用。当地农民们说,这些药就是从附近的农药店买的。

知情人透露,虽然都知道有高毒农药在销售,但在农药店的柜台上是看不到的,药店老板们知道卖这些药是有风险,所以只卖给熟人,“你跟店主不熟,是不会卖给你的”。但为什么店主还要卖呢?知情人一语道破——这主要是因为高毒农药成本低,利润高。

为了查证知情人的说法,记者跟随一位买农药的农民来到乐东县冲坡镇中心的一家农药店,农民和店主简单说明来意后,店主离开了一会,几分钟后,农民从这家店里买出了2瓶水胺硫磷,药瓶上清晰的印有“高毒”的字样和警示标志。这位农民说,两瓶药水,他只花了18元钱。如果杀虫效果一样的合法农药,价格则要达到50元。

高毒农药明码标价

与乐东县暗下销售相比,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另外一种禁止销售的高毒农药甲胺磷在崖城镇竟摆在了柜台上明码标价销售。三亚市崖城镇是海南另外一个豇豆主产区,也是这次武汉曝光的问题豇豆主产地。崖城镇有大大小小的农药店近200家,记者发现甲胺磷这样的高毒农药在很多药店都能买到。一家药店的店主说,销售高毒农药在崖城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基本每家药店都会经营一点。

在崖城镇拱北村的一家药店店主解释说,一般浓度不超过50%的甲胺磷就不算高毒农药,是可以公开销售的,执法部门也不会查处。农民只要严格按照说明书稀释,就不会出现问题。记者在田间走访的结果印证了店主的说法,在崖城地区,甲胺磷等高毒农药确实还在广泛使用。

崖城城东起元村正在田间喷洒农药的一些农民说,这些年来,寄生在豇豆上的害虫抗药性越来越强,普通的生物农药已经不太管用,为了能有效根治病虫害,他们经常会使用农药店推荐的药品。但当问到是否使用过像水胺硫磷或甲胺磷等高毒农药时,多数人则不愿回答,但记者在田间的药瓶上找到了答案。在田间的水沟内,记者没有费多大的事就捞起了几个甲胺磷药水瓶。

售违规药最高罚10万

那么,真像这位店主说的那样不超过50%浓度的甲胺磷是可以销售的吗?海南省三亚市农业局农业执法支队副支队长邢孔文给与了驳斥。他说,无论浓度多少,像甲胺磷和水胺硫磷这样的高毒农药在海南是绝对禁售的。除了罚没之外,还有追究店主的行政责任,处以3万到10万不等的罚款,另外还要吊销营业执照。对于造成严重后果的,将移动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6年未查获一起非法售药

问题豇豆被曝光后,海南省加大了高毒农药的查处力度。但各地都面临一个同样的难题,虽然执法力度不断加大,但却难以查到。

发稿前,记者致电乐东县农业局农业执法队陈队长,他说,乐东已经在全县范围内展开检查,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掌握有农药店销售高毒农药的报告。三亚市崖城镇副镇长陆仁政表示,自己知道崖城有农药店销售禁用农药,但从2004年至今,始终没有查到过,就连一次举报都没有接到。尽管海南省的举报奖金已经提高到5000元,但举报线索寥寥无几。

三亚市农业局农业综合执法支队副支队长邢孔文也表示,他们采用了蹲点、设卡检查等方式,但截止到目前三亚市农业部门至今尚未查到农药店销售高毒农药的情况。查处难困扰着海南农业执法部门,邢孔文说,一个主要原因是,非法销售的渠道十分隐蔽,只限于熟人之间交易,给执法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三亚农业部门难以理解武汉曝光

高毒农药的存在、流通和使用让海南当地的农民、代购商和外省货商蒙受了不小的损失。连续几天来,海南豇豆滞销,价格下滑跌破1元,在2月26日,甚至跌倒了0.5元,当地农民遭受巨大损失。

对于武汉市农业局曝光“问题豇豆”的做法,三亚市农业部门表示了“特别的不理解”,他们认为对方不应该这样做。三亚市农业局农技服务中心负责崖城地区豇豆检测的检测员说,这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事实上,外省的很多运进海南的蔬菜也会被查处问题,例如白菜有机磷超标,但按照通常做法只限于内部通告,这已经是业内的“潜规则”。这位检测人员十分不理解武汉有关部门曝光的做法,认为这样做于国于民都无益。三亚市农业局综合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周庆冲也认为,按照常规,兄弟单位应该打个招呼,他们可以派技术部门下基层调查,严控源头,但兄弟单位这次的做法“太不够朋友”,不仅没有给三亚市留面子,也没有给农业部留面子。

海口治疗包皮包茎的医院

山东济南治耳聋专科医院排名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